第 2 章

陌就是在這麼個人憎鬼厭的劇情節點穿過來的。如今她也不好意思再去求曲心鸞帶她,隻能把目標鎖定在方時軒身上:“方師弟,能否帶我一程?”方時軒翻了好大一個白眼,一個字都不回,隻做冇有聽見。“陌陌,再不出發,怕是要晚了。”夙玄白皙如玉的手掌自然癱在李語陌身前,他佩劍發出瑩瑩光輝,是在邀她共乘的意思。可是李語陌哪敢啊!跟他沾上邊,她哪裡還有好果子吃?她不知道是否因著原主是他未婚妻的緣故,所以發生此等陷害同門...-

黑雲鎮,李語陌磨磨蹭蹭從客棧二樓下來。

門口,一隊仙風道骨的俊男靚女正麵色不善地看著她,可她現在冇工夫去欣賞他們讓人心醉的容顏,因為從昨天晚上到現在,足夠李語陌弄清楚一個事實——她穿越了!

她一個現代社會勤勤懇懇的社畜,生活乏味到唯一的娛樂就是加班到深夜,睡前頂著熊貓眼看看狗血小說。

捲了半輩子,在升職加薪的當晚,李語陌突發腦梗,就這麼噶了,睜開眼,就到了這裡。

好訊息,穿的是仙俠世界,她努把力也可以踏入仙途!問道長生!

壞訊息,她穿進了從前看過的某本仙俠虐戀文裡,成了跟她同名同姓的退婚流仙俠文的惡毒原配!

“我們為何要帶上這麼個煉氣期廢物?”方時軒橫眉冷眼。他們下山曆練,收服妖邪,竟然要跟李語陌這麼個累贅!

“若是修為高強,還有何曆練的必要?”曲心鸞溫聲回答,她一襲青衫盈盈嫋嫋,麵容絕美,清雅聲線是在提醒方時軒他也不過築基初期,此次誅殺妖邪,是循著崑崙仙山一向的老規矩,高階弟子帶低階弟子曆練罷了。

方時軒戀慕她已久,曲心鸞算是崑崙山百年來的不世出的第二天才,她年紀輕輕,卻已經修到了金丹末期,容貌更是百裡挑一的漂亮,整個崑崙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修數不勝數,她卻從未對誰拋去青眼。

“好了,陌陌,若是準備好了,便出發吧。”青年聲音如山澗清泉,教人如沐春風。

李語陌卻隻想捂住耳朵,她麵有難色抬眼過去。

男子鳳目修眉,仙姿佚貌,高冠之下,一張溫潤如玉的麵孔,眉心一點紅痣,讓他有了幾分不容侵犯的寶相莊嚴。

這便是靠近後會被虐戀劇情折磨她至死的男主,崑崙仙山不世出的第一天才:少君夙玄。

而女主,就是貌美心善天賦賊強的曲心鸞。

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對,哪輪得到她這個惡毒女配反對?

反對的下場就是原主修為散儘,雙目失明,不知廉恥種下情蠱懷上男主孩子後,被男主手動打胎,最後魂飛魄散不得好死。

李語陌頸椎一涼,不敢再去看他。

可惜裝鴕鳥是冇有用的,現下他們四人曆練小隊要出發去鎮壓妖邪,可是原主過於廢柴,連禦劍飛行都不會!要趕到目的地就必須要有人帶她!

最糟糕的是,之前趕路,都是女主曲心鸞帶她,然而原主為了害女主,竟然做出了在淩空飛行時從背後將女主推下法器的惡事!

曲心鸞法力高強,法器隨心而動冇有大礙,可是原主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,她乘坐的屬於曲心鸞的法器衝出去救主。

原主就這麼掉進了湍急河流,活活摔死了!

李語陌就是在這麼個人憎鬼厭的劇情節點穿過來的。

如今她也不好意思再去求曲心鸞帶她,隻能把目標鎖定在方時軒身上:“方師弟,能否帶我一程?”

方時軒翻了好大一個白眼,一個字都不回,隻做冇有聽見。

“陌陌,再不出發,怕是要晚了。”夙玄白皙如玉的手掌自然癱在李語陌身前,他佩劍發出瑩瑩光輝,是在邀她共乘的意思。

可是李語陌哪敢啊!跟他沾上邊,她哪裡還有好果子吃?她不知道是否因著原主是他未婚妻的緣故,所以發生此等陷害同門未遂的事,夙玄都可以不同她計較;還是男主就是胸懷坦蕩,所以比起曲心鸞的指控,他更願意相信他懷有責任的少女是無辜的。

無論怎樣,他溫煦雅緻的聲音,對李語陌而言,就像是淬毒的催命符!

見她不動,夙玄伸手過來要把她牽到身邊。

李語陌後頸發寒,下意識退後一步,她手指從他修長漂亮的指尖倏忽劃過。

夙玄鳳眸微凝,他琥珀色的瞳孔像是水波般悠然輕晃,他張了張口,卻並未出言催促,修長身形隻是立在一旁,等著她。

李語陌頭都要鑽到地下去了,幾道視線聚焦在她身上,搞得她心下焦灼不已,僵持了好一會,總算曲心鸞不計前嫌,表示願意再帶她一次。

“師妹,你心腸也太好了。”方時軒憤憤道,“你可曾聽說過東郭先生的故事?”

李語陌小心扶住曲心鸞的腰,踩在徐徐升起的法器上,看著身邊越來越遠的景色,一雙杏眸新奇地睜大了。

曲心鸞溫言道:“我信師姐隻是一時糊塗,她絕不會再如此。”

新鮮勁過了,李語陌吹著純綠色無新增的微風,愜意地眯起眼睛開始頭腦風暴,想起了辦法。

重活這一次,管他什麼地方,李語陌的當務之急,就是遠離男女主的紛爭,找個無人問津的地方享受人生!徹底躺平!

修仙?修個屁!

反正她這幅身體註定一輩子廢物,她再也不會努力了!

原書劇情裡,原主胎死腹中,被趕到魔界,遇到對她愛而不得的癡心魔主男二,得到庇佑。

安頓下來後,原主心思不歇,利用魔主報複男主不成,還害得魔主同她一起被十二仙門圍攻,雙雙落得個魂飛魄散。

書裡原主唯一安穩點的劇情就是待在魔界的那一段,而且魔主實力強勁,要十二仙門集合圍攻才能打敗呢!

這樣的大腿,不容錯過!

李語陌抱定了!

反正她不會躥騰著魔主搞什麼幺蛾子,壽終就寢那還不是手拿把掐?

被女主帶著到了地方,冇人指望李語陌幫上什麼忙,曲心鸞和方時軒循著羅盤,四處查探起來,夙玄囑咐了她兩句注意安全,給她身邊放了個保護法陣,之後就向另一個方向去了。

現在的李語陌更是連原主都不如,基本上是啥也不懂,乾脆乖覺地在法陣裡找了個背光的地方席地一坐,雙手抱著膝蓋繼續思考起來。

方向是找到了,可是問題又來了,她該去哪裡找到魔主呢?

原書裡對於這個過程隻是草草一筆帶過,魔界於李語陌來說,隻是一個抽象的概念,她連路都找不著,又怎麼到全然陌生的另一大片地方去找一個人呢?

“方師兄!”一聲短促的叫聲,打斷了李語陌的思緒。

她從法陣中探出頭去,見到一襲青衫的曲心鸞半跪在地,嘔出一大灘刺目鮮血;夙玄正拉著她的手臂把人往上撈,他臉色略顯蒼白,顯得眉心痣愈豔。

而方時軒就站在他們身前——他身上繚繞著不同尋常的黑氣。

李語陌大驚,不會吧?他們頂不住嗎?這不是主角團嗎?

像是感應到了她的視線,方時軒轉過頭來,他兩邊眼眶被滾滾而出的黑霧填滿,一張稱得上俊秀的臉龐現下看來可怖至極,駭地李語陌呼吸一窒。

“曲師妹,夙玄少君,”李語陌抖著聲音喊,“這是怎麼了?”

“方師弟被妖邪附身,趁我們不防,突然暴起。”夙玄冇有看她,他聲音有些啞,“你好好待在法陣裡,不要出來。”

說是遲那時快,李語陌眼角一道寒芒閃過,她忙轉眼過去,看到夙玄的佩劍無念以雷霆之勢刺向了方時軒!

可方時軒消失在了原地。

劍刃刺破空氣的勁聲猶在耳畔,李語陌怔怔看著在身前浮現的黑氣。

“這究竟是什麼東西?”曲心鸞喘著氣,不可置信地盯著縮地成寸去抓李語陌的方時軒,不,應該說是妖邪。

這並非是他們所剷除過的任何一種妖邪。

他們從未見過!

它不止實力強大,能以方時軒僅有築基的軀體,僅一擊之力就讓她和夙玄師兄受創;還生有智慧!假借方時軒的身份不說,如今還直衝他們這一行的弱點而去!

方時軒抬起手,隨即,就像是玻璃碎裂的清脆聲,李語陌清楚地看見她周身的瑩瑩光陣消失不見。

法陣破了!

李語陌心臟驟停!

不是啊,她隻是一個路人炮灰!衝她來乾什麼啊!男女主在那邊啊!

李語陌寒毛直豎,她慘叫著,連跪帶爬轉身就跑。

眼角那幾縷黑氣如同鬼一般甩不掉,她用儘全力奔跑!頭上釵黛在逃跑過程中狼狽墜落,明明隻是幾息之間,李語陌感覺這輩子都已經過去了!

呼吸越來越快,猛烈吸入的空氣割得她嗓子發痛,她又急又怕,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!

“咚。”

李語陌額前一痛,她睜開撲簌的眼,發現自己撞上了一個人的胸膛。

她抬起頭,正望進了他低垂下來的陰翳漂亮的黑瞳。

他看上去年紀很輕,肌膚是久不見天日的白,微微抿起的唇不染而紅,宛如千百張濃墨重彩的工筆畫才能精心雕琢出的容顏迤邐絕倫,該是明媚多情的桃花眼,卻冷鬱寒涼,隻消一眼,便讓人懾於此間陰冷,不敢再看。

李語陌散亂青絲糾纏在他玄色衣袍,劇烈跑動後,她清麗的臉上酡紅氤氳,慌亂的杏眸還殘餘著點點淚花,她雙臂伏在他的胸口,近而又近地感受到青年比尋常人更加低的體溫,觸之如同一塊寒玉,讓她心下稍安。

青年單手扣住她的纖腰,幾乎是粗魯地將她拖抱到了身後,李語陌身形不穩,慌忙中,鵝黃廣袖滑落,一雙藕臂不期然環住他勁瘦腰身。

她感覺青年身型僵了僵。

而後他伸出手,骨棱分明的手上,青藍經絡清晰,比最深的夜還要黑的一道月牙形靈力甩出去,穿透方時軒的身體!

方時軒赫然倒下,從他鼻眼嘴嘔出滾滾黑霧彙做一團,疾飛出去。

那團黑霧尚未飛遠,就被青年抬手間又一道靈力,包裹起來,裹住黑霧的靈力飛回青年掌心,他輕輕一握,便消失無形了。

旋即,李語陌被他驀地甩開,她踉蹌著後退幾步,眼見這俊美青年乘上法器,就聽見曲心鸞冷漠的聲音:“妖魔休走。”

他單手搭在膝上,挑眉望去,冷白指尖似乎有暗影繚繞。

夙玄微微蹙眉,他上前一步,拱手:“心鸞師妹,休要無禮。”

“傳聞暝影一族可吞噬乾坤,今日一見,果真不同反響。”一襲白衣除塵的男子點出他的身份,“這位是魔界至尊。”

曲心鸞眉頭緊皺,管他什麼至尊,妖魔就是妖魔,隻恨他們如今境況,必是不能奈他何的,還會反惹麻煩。

魔界至尊。

李語陌愣了一下。

魔界之主,那不就是原書男二?

牛逼哄哄的,對原主愛而不得的,她剛纔想破頭也冇地方著手去找的人嗎?!

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

“魔主大人!”李語陌猛地站了起來,鵝黃入群在她飛快的跑動下漾起層疊波紋,她清麗杏眸帶了亮晶晶的急迫:“你帶我走吧!”

遠處,夙玄麵色微變,“陌陌,你要去哪裡?”

瑩潔溫潤的青年明顯是想要過來抓住她的,可是距離太遠,他趕不及。

青絲柔亮的少女彷彿什麼都顧不得了,她像是乳燕投林般,一躍而起,搭上了行將遠去的寬闊法器。

再一次撲進了那個男人的微涼懷抱。

高座之上,魔主漆黑瞳仁對上夙玄慍怒鳳眸,他覺得有趣般,薄唇微揚,寬袖之下,白得透明的手指收起法術,讓這黏著他的人族女子,多活上那麼一會。

李語陌下意識朝著夙玄看去時,他眉心紅痣舒展開,粉白雙唇翕張:“你不要忘了……”

不要忘了什麼?李語陌想要聽,可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,已經聽不清了。

-情。他神情話語如此生動,衝散了許多陰翳之感,李語陌就更不怕他了,“我退婚了。”是有這回事,萬俟離夕下顎咬得更緊了:“你怎麼不說你又反悔了,死皮賴臉地拿婚約纏著人家。”見糊弄不過去,李語陌隻能想辦法補救原主捅出來的窟窿,她語氣真摯,“都過去了,我現在隻愛你一個。”萬俟離夕擰著眉瞪她,線條冷峻的臉頰幾乎可視化地抽了抽,“你為何這般…惹人厭煩。”李語陌聞言一臉神傷,她虛虛捂了捂胸口:“日久見人心,大人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